幸运飞艇平台_99爱彩网

沔鱼河:不可泯灭的记忆

发布时间:2019-03-19 18:55:30
沔鱼河:不可泯灭的记忆


        沔鱼河,一条不起眼的河流,自西向东奔流而去,穿过平坦辽阔的田野,在人们的记忆中渐渐淡忘。弯弯的沔鱼河,就像一首悠悠唱不尽的歌。清澈见底的河水,浇在脸上,凉凉的;掬上一口,甜甜的。沔鱼河的水,使人荡气回肠,流连忘返!

  在沔鱼河的上游,有一个古老的地方叫对坡。这里之所以叫对坡,就是山的对面依然是山,坡的对面依然是坡,正如人们所说的“山对山来坡对坡”。这里虽然一贫如洗,却聚居着汉族、苗族、彝族,白族、仡佬族和蒙古族等多个民族。这里的人们,依山而聚傍水而居,世世代代和平相处,繁衍生息。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勤劳,质朴、善良。

  月亮之夜

  在一个个繁星缀满天际的黄昏,我的心总是飞回故乡的原野上,让我寻找那些残美的记忆。那时的我们,总是跟着收割稻谷的大人们,直到夕阳落山,月亮升上天空之时,才趟过沔鱼河水回家。

  那是的月光,照亮了整个旷野,直倾泻在河上面,小河如同一条黛黑色的巨龙,闪着粼粼波光。远处的群山给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,或者在你的意识中,她是一位娴静的妙龄少女,只可惜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看得不十分真切。在遥远的山腰上,偶尔会出现隐约的灯火。

  在哗哗流水的沔鱼河岸上走着,一股悦耳的笛音飘过耳畔,令人心旷神怡,仿佛身处仙境,不经意间竟有“飘飘何所似”的感觉。

  沿着一条崎岖的小路,走进了狭窄的山坳,月亮不知藏到哪儿去了。东边的山峰像抹上了墨一般,山头仿佛站立了无数蓬发的人,细看,才知道是灌木丛。路面暗淡,仅能借着星星的微光行走。山野显得非常静,除了轻轻的脚步声外,仿佛连一点声响也会牵动众人的心弦。突然从山巅传来了几声猫头鹰的悲鸣,打破了山野的寂静,让人毛骨悚然。

  我们缓缓地走出山坳,月亮也悄悄地爬上了山梁。

  故园晨雾

  我爱秋天,我更爱故园秋天的晨雾!天凉好个秋,除了家乡的气候宜人、丰收景象给家乡父老带来的喜悦之外,而我则是更喜欢故园的秋晨多雾!

  晨曦中,我被鸡啼声惊醒,揉开惺忪的睡眼,穿衣、起床、出门,极目远望。晨雾弥漫在遥远的山腰,向四处不断地蔓延,群山仿佛失去了昔日连绵起伏的气势。只能依稀地看见那些山脚下的村庄,流云在上面不断地飘荡;还有那些露出的山顶,隐隐约约地在晨雾中缥缈。将远处分隔成天上和人间,牛郎和织女也许能跨越天上和人间界线,牵着牛儿在晨雾中浪漫地神游。雨过之后,一绺绺的晨雾从山腰斜伸而起,婉转而升腾,直达云霄,和天际连融为一片,已然分不开天上和人间,一切距离竟在咫尺之间而抑或微妙。而那些山峦,则显得清新湿润,好像刚从河里洗涤过似的!

  我的故乡在沔鱼河道上游,而沔鱼河在故乡的田坝中央顺势而下。天气晴朗的早晨,站在老家的门前,便可以看见看见河面上升起到茫茫晨雾。远远望去,宛若一条腾飞的白色巨龙,把家乡分割成南北两面。直到太阳升上天空,那种蔚为壮观的景象才从视野中慢慢消逝。

  哺育了无数乡民的小河,曾经有一个动人的传说。相传宋朝的皇帝听说河里的四腮鱼很好吃,下旨地方官员上朝进贡。不过那时的交通不便,骑马进京得需月余,鱼还没有送到京城便已腐烂。新任皇帝继位后,只好遗憾的说:免了免了!后来人们就叫该河流为“免鱼河”。后来湖北沔阳张姓一大富迁居河岸张家寨,为了纪念故乡沔阳,又因为“免”和“沔”谐音,“沔鱼河”便因此而得名并流传至今!至于是宋代的哪位皇帝?我等没有去深入研究,也无从去考证!

  时值秋天,又是多雾的季节,我难免在一个个濡染着乡思的梦里,梦见了家乡的晨雾。因为我爱我的家乡,更尤其深爱着装点着家乡清晨的浓雾!

  拾石之思

  种花可以闲情,养鱼足以逸趣。

  忙碌的工作之余,于狭窄的居室之内,适当添置点花草,点缀以细石,不仅可以调节心境,还可以修身养性,细细品味,可谓其乐无穷哉!

  立春伊始,沔鱼河的河面虽已微波粼粼,但难免有些春寒料峭。柳枝尚未添绿,白杨尚未牵穗,桃李尚未绽蕾,小鱼尚未游出浅水……

  新春之际,天色愉悦,微微露出几许暖意。漫游河滩,正好趁着寒假未尽,放松心情。此时正好寻觅些鹅卵石,以便点缀花草之间,寻找点大自然之趣,好不惬意!

  俯首拾之,比比皆是。形态各异,浑然天成,趣味无穷。有些大如鹅卵,有些细似鸟蛋,有椭圆形的,有扁平状的……五彩纷呈,神笔点就,煞是有趣。有的淡紫,有的橙黄,有的翠绿,有的墨黑……

  它们不择地点以生存,有的卧居水底,有的瀑晒沙洲,有的身埋淤泥之中……

  面对这些不屈服于命运的鹅卵石,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:你们自何处而来,将去向何方,你们知道吗?

  沔鱼河河水暴涨之时,历经了无数次的撞击和打磨,你们能说出个究竟吗?

  人生道路如其坎坷,经历点磨难又算得了些什么!只有那些经历无尽磨难的人,才会感悟到生活的多姿多彩,至于那些像鹅卵石一样被埋没的人,又何必去暴殄天物,怨天尤人——

  面对这些拣来的鹅卵石,我不仅又联想到了“我是为钓,不是为鱼”的警句,以及那些奉之为座右铭的哲人。

  只有默默坚守自己的工作岗位的人,才不至于愧对自己的人生!我拾取到的不仅仅是普通的石头,而是人生之情致!

  到此采风

  今年冬天,在沔鱼河的上游(对坡镇)举行了一次较为大型的冬季运动。在运动会筹备期间,为了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对坡,以便对坡的有利发展。

  书协和画协来到了对坡,他们舞动手中的大笔,尽情挥毫,将满腔热忱留在了对坡这片厚重而又深沉的黄土地上。

  作协及记者们也来到了对坡,他们到对坡的苗族村寨落圈岩去体验生活。在苗族同胞的盛情款待下,他们尝到了苗家人芳香可口的包谷酒,感受到苗族同胞们的朴实和厚道。毕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彭澎,亲身进入对坡石大炉(1958年大炼钢时留下来的)观察,以便增进对对坡文化的了解。在此期间,他们还特意考察了沔鱼河以及沔鱼河上游的特产——中华鲟和四腮鱼。记者黄鹏写下了《沔鱼河:一条河流的澄澈》一文以作纪念。

  一方山水养育了一方人,生活在沔鱼河畔的人们,永远不会忘记沔鱼河的养育恩情。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,“沔鱼河”,一个和母亲一样伟大的名词,成了我无法泯灭的记忆!

上一篇:万千人海,唯有你懂 下一篇:画入眸,意入梦,墨香煮华年